欢迎您光临巴黎人网投官方网站!

洛阳一医生常年开几元钱,践行医者天职

时间:2019-11-29 04:18

田茂强,铜仁市第一人民医院儿一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初见田茂强,皮肤黝黑,个子不高,笑容亲切,给人一种很实在的感觉。这个实在的人,1991年从贵阳医学院毕业后一直从事儿科临床工作,一干就是21年。他笑着告诉我们: 我喜欢儿科,我不后悔选择学医这条路。

近年来,“医不过二代”、“医学院招生遇冷”常见诸媒体报端,引发热议。至于医生为何不让子女学医,大家普遍认为主因是“医患矛盾”。事实果真如此吗?又到一年毕业季,我们听听“医二代”怎么说。耳濡目染在“医二代”心目中,从小耳濡目染的“医患情”是他们从医的重要原因。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八年制毕业生虞文嫣毕业后会在瑞金医院血液科工作,她的父亲是上海解放军八五医院心内科的一名主任医师。她说,自己从小在军医大院长大。小时候,对父亲工作印象最深的就是“逢年过节接不完的电话”,很多病人或病人家属都会在节日给医生打电话,送祝福。“我一直觉得爸爸的工作很伟大。”虞文嫣说,“有的病人离世多年,他们的家属还会长期坚持看望父亲,这说明医患之间关系很好。”临床医学专业五年制毕业生周辰从小是在乡镇卫生院“混大”的。如今,他在读完5年医学本科后,选择了冷门的儿科学专业攻读硕士。他的母亲是湖北荆州公安县毛家港镇卫生院的一名护士。母亲不知道的是,“从医”的种子,从他小时候就埋下了。“有一次跟着妈妈进手术室,患者害怕得直发抖,妈妈全程一直握着她的手,直到手术结束。”周辰说,他为母亲的这一行为感到无比自豪,“妈妈这是真心在为他人付出,我也愿意这样”。最近,周辰的导师收到一封从美国寄来的信,写信人是导师十多年前的一名“小患者”。十多年前,这名罹患白血病的孩子得到救治,如今赴美读书,仍没忘记当年的“救命恩人”。“虽然只是一封信,但把整个科室感动得不行。”周辰说,近年来媒体对医患纠纷事件报道较多,使得医患之间“感觉有些不对”,“真正的医患关系,大多数的时候是温暖”。医生为何不赞成孩子学医?的确有一部分医生不赞成自己的孩子将来“从医”,但这种考虑主要属于“生活和生存”层面,并非此前坊间流传的“医患矛盾”导致。郭翀是上海交大医学院儿科学硕士毕业生。郭翀的母亲不赞成女儿学医,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太辛苦,又不挣钱”。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疼爱在职业选择中显露无疑,郭翀说,“真不是因为什么医患矛盾,这只是偶发的问题,不是主要问题。”毕业后,她将前往福建省妇幼保健院儿保科工作,与她的母亲在同一所医院的同一间科室。周辰在高考决定报考医学专业时,也和母亲冷战了一段时间。他说,母亲不愿意他当医生最主要原因也是“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瑞金医院外科学博士毕业生许天源高考时得了高分,父母对他的专业选择产生严重分歧。担任耳鼻咽喉科医生的父亲主张他学医,作为外科护士长的母亲却极力反对,“你考分高,学个财经、土木专业多好?当医生挣得又少,人又累。”许天源说,母亲当时因为他学医甚至难过得掉眼泪。他说,因为父母都从医,从小“放学就没人接”,别的孩子放学回家玩儿,自己只能到医院里的办公室待着,有时还要帮爸爸喂养研究鼻窦炎用的小兔子。“无暇顾及子女教育”也是医生、护士们的一大痛。很多“吃过亏”的医生,不仅不赞成孩子从医,甚至也不希望孩子的配偶从医。医生仍是“受人尊敬”的职业临床医学八年制毕业生姜毓,父亲是山东潍坊人民医院职业病科医生,母亲是医院血透中心的护士。父母均支持他继续从医,“虽然挣不了大钱,但这个工作受人尊重”。毕业后,他将在瑞金医院泌尿外科工作。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姜毓留给同学的记录同学情谊的“个人信息本”上,都会在“长大后的梦想”一栏填上“当医生”。他认为,尽管现在社会上一些人对医生有些不理解,但这并不影响做医生产生的“职业荣誉感”。姜毓说,很多病人刚进医院时态度很差,但在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出院时都对医生表达了感激。姜毓说,他所知道的情况是,因为工作受人尊敬,“医二代”从医的比例很高,“我所在的医生大院里,90%的二代都当了医生”。上海交大医学院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来自“医二代”群体,且这些学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90%以上都在医院。思考高考报考期间关于各类医学报考遇冷的文章层出不穷,如果此类言论怀着为医学忧虑的心情无可厚非,可是,如果看到的是恶意博眼球的断章取义,不仅抓不住核心问题,还可能误伤不明真相的群众。职业选择只是人生的一种选择而已。当不当“医二代”只是人生职业选择,何必用放大镜看待这一现象?将不当“医二代”归罪于职业荣誉感降低、收入与付出严重不符、工作中存在风险,显然是在用放大镜看待这一原本正常的现象。

挂满锦旗的医务科室

赌场官方网站 1

●父亲辞世,让他坚定学医信念   1993年,田茂强的父亲身患伤寒不治辞世。   田茂强知道,如果那时的医学事业发达,医疗条件好,父亲就不会过早离开亲人。父亲的去世,给年轻的他留下了无尽的遗憾和感伤。这一年,他也刚从贵阳医学院毕后分配到铜仁市漾头镇卫生院工作不到两年。他由此暗暗在心里发誓:这一生一定好好从医,让更多患者拥有生命的晴空。   1993年夏天一个深夜发生的一件事让田茂强印象深刻:一刘姓患者患严重伤寒病,家人怕其死在医院,执意要将其带离。田茂强心里放不下,他想到父亲就是因伤寒病去世的,在医疗条件改善的条件下,不能再让这样的悲剧发生。他主动将这一情况向院长反映后,再和院长亲自进村, 强行 将这名患者接到了医院进行救治。    我们赶到患者家时,已是深夜10点多钟了。病人家属已设好灵堂,大人小孩哭成了一团。 田茂强说, 当晚,我们将这名患者接下山,经过精心治疗,半个月后就让他康复出院了。 ●潜心钻研医术,减轻患儿痛苦   1995年,田茂强以操作和理论第一的优异成绩考进了当时的地区人民医院,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的极大改善,并没有让这位朴实的医者忘记一个医生的职责。工作之余,他潜心研究各种儿童疾病,并成就不俗。    10多年前,0—14周岁的儿童极易患上一种维生素B1缺乏性脑病,当时这种病在贵州省的死亡率是100%,谁也拿这种病没办法,因为没人找到病因。一旦患上这种病就等于是上帝已经给你下了一张死亡通知书。 田茂强看着一个个孩子不幸离去,心痛不已,一心想找到解决办法来阻止悲剧的发生。   苍天不负有心人,难题终于在2006年解开。一次,他在医院的图书室里翻阅杂志,突然看到一种叫 维生素B1缺乏性脑病 的图片和他在接诊时看到的那种高死亡率脑病的CT片基本一致,便恍然大悟:原来那种病就是 维生素B1缺乏性脑病 ,实际上只需补充几毛钱的VB1片就能痊愈。无数孩子的生命因为这一发现得到了挽救,当时这个发现在贵州医学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一个个优异的成绩,并没有让他放慢学习的步伐。接下来的日子,这位貌不惊人的医生又解决了一个中国医学领域的难题——脑积水治疗。以往在治疗脑积水时,通常采用开颅和埋管,风险系数高,难度大,手术过程让患儿相当痛苦,治疗费用也都在万元以上。通过大量临床研究和实验,田茂强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法:通过脑室镜打通第三脑室底,人工形成脑室与脑池的内外流,从而解决了脑积水问题,大大减轻了患儿手术的痛苦,手术费用也大为降低。   这项走在中国医学界前沿的技术,是很多大医院都无法解决的医学难题,在田茂强的不懈努力下解决了。当记者和他开玩笑说他是在造福人类时,他不好意思地说: 说造福人类太大了,不敢当;看到患儿可以减轻手术痛苦,家属的费用可以降下来,我就最开心。 ● 败家医生 的幸福   医者,仁义担当。田茂强就是这样一个人。   病人没有生活用品,他把自己的用品带来;有困难的病人家属暂时拿不出钱,他自掏腰包先行垫付;有些患儿的治疗已到关键阶段只要几天就能熬过去,他决不放弃,请求科室减免费用或倡导捐款来帮助家属渡过难关……   妻子曾经埋怨他说: 家都被你送完了,真是一个败家子。 但妻子眼中的这位 败家子医生 ,却口碑不俗,儿科大厅里的八面锦旗就说明了为人医者的仁爱……   提到家庭,田茂强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他说,他一直都忙,陪伴爱人和女儿的时间太少; 我这个当丈夫、当父亲的很愧疚,但我相信时间是挤出来,一有时间我就会陪在家人身边。   父爱如大海一般深沉,如高山一般厚重。田茂强把自己的爱放到了一点一滴的生活中。喜欢做点小菜的他,一有时间就会为女儿下厨,给正在长身体的女儿增加一点营养;为了增强女儿的身体素质,他会陪着女儿大清早就出去跑步……   从医20余年来,田茂强先后在《临床儿科杂志》和《中国实用儿科杂志》等国家级和省级核心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其科研项目 婴儿Wernicke脑病诊治与临床研究 于2006年获铜仁地区科技进步二等奖。2007年获全市卫生行业作风建设先进个人称号,2009年被省卫生厅、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记二等功一次。   在平凡的岗位,他默默奉献,在工作和生活中践行一个医者的美德,在这个忙忙碌碌的世界中去坚持自己救死扶伤的信仰,为患儿的成长保驾护航。

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辛苦。珍贵的医学梦想与医学情怀,也需要大家的悉心呵护。

一个月前,10月23日,或许是在浙江务工的王小勇最焦虑和不安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他接到了从千里之外的贵州老家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的母亲告诉王小勇,他三岁的女儿王婷婷不知得了什么病……

因常年坚持开“小处方”医治了众多病患,河南省洛阳市妇女儿童保健中心儿科主任医师毋剑梅,拥有大量忠诚的“爸妈粉丝”,她是洛阳很多家庭的“编外成员”,孩子从出生起,就由父母带着找毋剑梅看病,直到长大。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寻医问药网-医脉”,版权均归寻医问药网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半夜送医

毋剑梅医生为患者看病。

2017年10月23日凌晨1点06分,贵州省紫云县人民医院儿科收治了一名来自紫云县白石岩乡的三岁小女孩。据女孩的奶奶反映,22号晚饭后,孙女婷婷没有像平日里那样在屋外和小伙伴们玩耍,而是安静地躺在床上,奶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以为婷婷可能是白天玩累了,并没有在意孙女身体上细微的不适,直到晚上十点后,奶奶发现婷婷冒虚汗且体无力,两小时后,虚汗增多,呼吸急促,发现情况不妙的奶奶急忙联系亲戚,连夜开车将婷婷从白石岩乡干水井村送到几十公里外的紫云县人民医院。

患者发短信追着看病。

深夜救治

从医以来,58岁的毋剑梅经常用几角钱、几元钱的小处方治好患儿的病。“一角钱能治好的病,绝不用一元钱。”这是毋剑梅的从医理念。据介绍,加上检查、诊疗、药费等,病人找毋剑梅看病的平均花费只有20.8元,单张处方均额只有16元,是医院里处方金额最低的医生。

“刚收治小女孩时,她整个人虽有意识,但精神萎靡而且全身发热。”当晚值班的儿科医生牟生勇介绍,当时考虑女孩有患脓毒血症的可能。于是牟医生安排做血检、摄胸片,监测生命体征,密切观察病情变化,同时,与患者家属交待病情,给予了抗感染对症处理支持治疗,经一番初步诊疗,患儿王婷婷的病情有所缓和,值班医生牟生勇也松了口气,他与值班护士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半。

毋剑梅开药有个习惯,首先会问问病人家里备有哪些药,如果是病人已有的药,她就不再重复开,有些常见药,她还嘱咐病人,可以到外面药店购买,会比医院便宜些。

紧急通知

有时候,小处方也会让某些患儿家属不放心:“这么便宜的药能治好病吗?”但几次治疗之后,家属们就心服口服了。毋剑梅说:“开药凭良心,便宜药没有绝对的好与坏,关键是把病治好。”

待患儿王婷婷病情稳定下来后,牟生勇回到医生办公室休息。

毋剑梅看病慢,除了检查、开药之外,她还不停地和患儿家属交流,比如如何碾药方便,如何喂药不会呛着又容易吃,哪种姿势抱孩子最有安全感,又不容易吐奶等等。即使这样,毋剑梅每天也要看五六十个病号,经常到了下班时间,外面还有不少患者眼巴巴等着她看病。

早上8点30分,分管儿科的副院长洪流副主任医师与儿科主任李德杨进行常规查房,值班医生牟生勇汇报了昨夜病房内各患儿的情况,并重点描述了七小时前收治的危重患儿王婷婷的临床症状和治疗过程。8点43分,儿科主任李德杨走进王婷婷所在病房,发现王婷婷的床位空无一人——患儿输液完毕后其家属未告知医护人员竟自行离院!拥有丰富临床经验的李德杨认为患儿病情仍未稳定,让管床医生牟生勇紧急通知王婷婷家属立刻带婷婷返院。两小时后,10点46分,患儿王婷婷的奶奶背着孙女来到了病房,李德杨当即查看患儿身体情况,发现其病情有所加重:精神欠佳,呼吸急促,四肢冰凉。李德杨立即为患儿加被保暖。

“有时候都到中午一时了,还不让我走。”毋剑梅说,年轻的时候还好,现在也会觉得累了。不过,话虽如此,无论多晚,她从没有拒绝过等待的病人。

“我来担保!”

毋剑梅会把自己的电话留给患儿家属,好让他们可以随时咨询。她因父亲去世请假,竟有不知情的患者上网发帖寻找,同事们都开玩笑说,她被网上“通缉”了。

李德杨告知患儿的奶奶,患儿婷婷的病情很严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不应该擅自离开医院。

她手机里还留有一条短信:“毋主任,请问您现在在哪里坐诊?我是常找您看病的孩子家长,现在找不到您都不知道该找谁看病了。”这是她一次因病休假期间,患儿家长发给她的。

婷婷的奶奶皱着眉,从包里拿出三百元,“我身上只有这些钱了,她爸妈在浙江打工,我给他们打电话,等他们回来再说。”

有没有“拖医院后腿”的压力?

“不要管这些了,抓紧时间治病要紧,费用我来担保!”李德杨医生的一席话让婷婷奶奶心中一直悬着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在采访常年坚持给患者开几毛钱、几元钱“小处方”的医生毋剑梅时,她反问了记者一个问题:“医院是需要一万元钱治好病的医生,还是需要一百元钱就能治好病的医生?”

远在千里之外王小勇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得知自己的女儿王婷婷突然重病,作为父亲的他心急如焚,他立刻联系到李德杨医生,恳请县医院的儿科医生们一定要治好婷婷的病,并尽快赶回来。李德杨告诉王小勇,一定会尽全力救治。“李医生的话让我安心了很多,我挂了电话就立刻买了下午从浙江赶回贵州的机票。”事后在电话中王小勇告诉记者。

对病患来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然而现实是,毋剑梅式的医生毕竟还是少数。

赌场官方网站 ,连续抢救

在科室内,副院长洪流与儿科主任李德杨对患儿的病情进行了评估分析。11点过,婷婷的病情又一次加重,呈浅昏迷状态,且四肢湿冷、大小便失禁、呼吸急促,洪流院长考虑其感染性休克和中毒性脑病,立即与李德杨主任给予上氧、扩容抗感染治疗……在儿科抢救室密切观察患儿病情变化,直到下午4点过,婷婷的病情趋于稳定,他们才发现自己还没吃饭,可能是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早已没了饥饿感。

转院治疗

app下载 ,23日晚上8点左右,王婷婷的父亲王小勇赶到了紫云,在县医院儿科他看到了处于昏睡状态的女儿婷婷,他转过身的喘了口气。在治疗室里,李德杨告诉王小勇他女儿的病情,建议将婷婷转入上级医院继续治疗,并告知在转院途中可能出现的病情加重危及生命等风险,王小勇表示理解。当晚,县医院的救护车将王婷婷送至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儿科重症监护室病房。

锦旗感恩

2017年11月4日,王小勇和妻子带着女儿婷婷来到紫云县医院儿科复查。经查,婷婷各项指标正常,已康复。11月7日,王小勇一家三口再次来到儿科,这次他还带来了一面锦旗,锦旗上印着“起死回生,终生感恩”八个大字,大字旁写着“赠:紫云县人民医院李德杨医生及全体儿科医护人员”,李德杨医生告诉婷婷的家属,这离不开洪院长的关心和每一位医护人员的努力。在患儿王婷婷一家离开后,李德杨涂掉了锦旗上面的名字。

再次回访

半个月以后,记者电话回访了王小勇,王小勇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女儿现在已经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了,每天都是活蹦乱跳的。回忆起一个月前女儿患病的经历,王小勇依旧感慨万千,“真的很感谢县医院的医生护士,他们有责任,有担当,为我女儿的生命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感谢他们!感恩!”王小勇的话语里透露出难掩的感激之情。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习总书记在建党95周年的讲话中,十次提到这八个字,自党的十九大以来,“不忘初心”更是成为了当下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主旋律。医院内每个科室都挂着患者送来的锦旗,它们不仅承载着人民群众难以言表的感恩,更彰显了在无情的病魔面前,医患关系的和谐信任与真心!这一面面沉甸甸的锦旗,正守护着医务人员救死扶伤的初心,并不断激励着每位医务工作者在各自岗位上砥砺奋进,继续前行!

巴黎人网投 ,主治医师与王婷婷家属

上一篇:托起山村娃的人生梦想,乡村教师马复兴
下一篇:酱油使用一天惊现【巴黎人网投】,企业回应换一瓶